您當前的位置 : 南開大學 >> 媒體南開
南方都市報:用數字賦能政策性金融 解決普惠金融可持續性問題
來源: 南方都市報2020年12月29日GA12版發稿時間:2021-01-01 13:11

南都《財經大局觀》第7期 對話南開大學金融學院常務副院長範小云

  【物流大陸】

  範小云 全國政協委員、南開大學金融學院常務副院長

  中小微企業和消費是實施國內大循環戰略的重要抓手。今年的新冠疫情對中小微企業和消費支出造成了較大的衝擊,加劇了中小微企業困難。在此背景下,中小微企業的融資環境發生了哪些新變化?是否出現新的風險?如何着手化解這些風險?帶着這些問題,南都記者專訪了全國政協委員、南開大學金融學院常務副院長範小云。

  她在採訪中表示,“中小微企業的資金需求和銀行放貸的供給並不匹配,融資難、融資貴問題尚未得到根本性解決。同時,商業銀行的非市場化行為增加,城、農商行風險聚集,也將對系統性風險防控形成壓力”。展望未來,她認為數字賦能疊加政策性金融將能更好地支持中小微企業發展,若要徹底地打破“信息孤島”,需要建立全國統一的數字信息平台。
談風險新特徵

  疫情+技術雙重衝擊下,區域發展不平衡風險有所放大

  南都:之前您在提案中聚焦“中小微企業融資的金融制度設計”“債務風險”等問題。今年以來,您對哪些問題展開了調研?根據調研情況,您發現有哪些新的變化?

  範小云:政府債務風險管理和解決中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一直是全國政協會議所關注的問題,我在這方面也持續提出了相關提案並受到重視。2020年,面對疫情帶來的衝擊,根據“六穩”“六保”的要求,我圍繞長期關注的這兩個問題開展了調研工作:一個是如何化解日益突出的地方政府債務風險,另一個是希望用政策性金融手段解決中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

  我本人長期研究系統性風險,這兩個問題也與系統性金融風險息息相關。進行這方面的調研已經連續幾年了。在今年的調研中我們發現,存量風險依然存在,如企業特別是地方國企、地方政府等主體的債務風險,但同時表現出了一些區域差異性。在疫情衝擊和技術衝擊的競爭壓力下,經濟轉型加速,這種區域發展的不平衡有所放大,除了不同省域的差異,同一個省內的縣域差異也逐漸表現出來。

  南都:您認為當前暴露出來有哪些新風險?

  範小云:相較於以往,主要是兩方面的風險更加突出:一個是技術衝擊,另外一個是疫情衝擊。

  技術衝擊方面,在國際政治、經濟、金融、貿易形勢急劇變化,外部環境更加困難的情形之下,疊加疫情衝擊,數字化轉型所形成的技術衝擊明顯。目前,新技術應用的廣度和深度快速提高,整個經濟社會的數字化轉型也在加速,我們也將迎來數字文明時代。

  經濟學家約瑟夫·熊彼特提出的理論認為:“創新就是創造性的破壞”。所以一方面,當技術按照歷史經驗出現大的進步,且技術進步推動的創新應用速度加快時,就會加速淘汰那些落後的技術、產能或應用。具體的表現就有債務違約、企業破產、金融不良等,這些都可以説是技術衝擊下表現出來的風險和危機。另一方面,數字化進程和科技賦能過程的加速,也出現了一系列由科技衝擊帶來的新型風險,比如收入分配上的不均衡風險。

  今年另一個突出的風險是新冠疫情帶來的,是疫情衝擊下的風險。現在看來,全球疫情影響帶來的並不是一種短期變化,而是使經濟社會發展偏離開原來發展軌道的一種長期性變化。進而,經濟秩序將出現一個向新的均衡演進的過程。

  談普惠金融可持續性

  城、農商行風險聚集,融資難、融資貴問題尚未得到根本性解決

  南都:當前金融服務中小微企業的成果如何?據您調研觀察,存在哪些潛在風險?

  範小云:實際上,全球性的中小微企業融資缺口依然很大。根據全球中小企業融資論壇的數據,全球3億多家中小微企業融資缺口有475萬億美元,融資缺口高達55%。中小微企業融資缺口占GDP的比重缺口越來越高,其中中國的佔比達到了17.4%。今年新冠疫情對中小微企業衝擊非常大,融資困難加劇。

  從2018年底起,銀保監會重點監測普惠小微企業貸款單户授信總額在1000萬元以下的小微企業貸款,2019年到今年第三季度,普惠型小微企業貸款增長速度比較快,特別是城商行和農商行,農商行規模已經超過了大型商業銀行。但我們仍然看到,中小微企業的融資難問題還是比較突出。不但融資缺口比較大,還孕育着新的風險。我們在調研中發現,中小微企業的資金需求和銀行放貸的供給實際上是不匹配的。如果把企業分成三類,勞動密集型、資本密集型和技術型(輕資產),實際上技術型的企業反而得到的支持會更少。

  另一方面,商業銀行的非市場化行為特別多。特別在去年和今年,銀行支持小微企業做普惠金融業務很多是靠政策號召、行政要求、指標考核實現,某種程度上是“被推動的”。當前有關中小微企業融資的金融制度設計上,缺少使中小企業、政府、商業銀行達到利益相容的風險分擔和損失分攤機制,也就無法對商業銀行產生更有效的行為激勵。所以我們看到很多非市場行為。比如,我們調研過程中發現,很多普惠業務的存貸利率倒掛,風險敞口也是不斷加大的,這種貸款的可持續性就會有問題。

  南都:當前中小微企業融資業務所暴露出風險背後的邏輯是怎樣的?

  範小云:從銀行不良貸款率的統計中可以看出,城商行和農商行的確出現了風險的集聚。由於防範系統性風險的要求,通常認為系統重要性銀行是有社會責任的,比如建行有專門的系統重要性銀行部。城商行、農商行不是系統重要性銀行,但其風險集聚依然會對系統性風險防控形成壓力。我們在研究中採用多維大數據做級聯失效模擬發現,儘管單個的城商行、農商行都不是系統重要性銀行,但是因為城商行、農商行羣體數量龐大,相當於一個銀團,風險敞口與系統重要性銀行類似,安全邊界比系統重要性銀行更低。

  由於商業銀行等市場化金融機構,其可貸資金來自儲户,其運營面臨很強的監管約束和市場紀律約束。當前為防範系統性金融風險,運營行為上的風險容忍度不斷下降,合規的市場化行為難以覆蓋和滿足中小微企業生存發展的全部金融要求。

  所以現實地看,中小微企業的融資難、融資貴問題沒有得到根本性解決,同時也集聚了較大的風險。這裏面反映出了中小微企業低收益、高風險的弱質性特徵,和商業金融隱匿性、安全性的金融理念是天然有矛盾的。

  南都:當前環境下,從目前銀行機構資產質量、盈利水平、風險管理水平以及公司治理等多方面來看,中小銀行是否足以應對相關風險?

  範小云:中小銀行是否足以應對相關風險是一個動態的問題。就是説,當我們認識到我們的中小銀行受到信用環境惡化、自身治理出問題、地方政府不當干預等問題會引發嚴重風險問題的時候,這種風險就會被控制在可接受的水平上。我們的監管水平、手段和監管能力都支撐我們能夠改善銀行的資產質量、盈利水平、風險管理水平和公司治理,特別是我們還有各級黨委的政治保證。

  實際上現在城商行、農商行等中小銀行的公司治理非常值得重視,一些銀行自身的風險管理水平以及公司治理水平都不是很高。有些中小銀行存在內部人控制的風險,股權結構複雜。同時,由於這些銀行與地方關係密切有着千絲萬縷的聯繫,業務經營上地方政府幹預較多,甚至有的被看成是地方的錢袋子。我建議採取一定形式,將城商行、農商行的政府管理權上收中央,國家統一管理。這樣將更有利於減少行政干預,更有利於達到銀行機構風控管理的要求。

  談數據驅動

  區域性數字融資平台只是把小的“信息孤島”變成大的“孤島”

  南都:從業務層面上看,您認為數字化能從哪些方面改善當前這種中小微企業融資難題?

  範小云:首先,對中小微企業來講,數字賦能加速了創新型中小微企業的設立和發展,也加速了其數字化轉型。2019年,我國約1.2萬億中小微企業中,接入O2O平台的企業不到10%,擁有智能設備的中小微企業數量更要再減半,他們的數字化程度實際上是很低的,在今年的疫情衝擊下,這些企業的數字化轉型加速了,進一步降低了其規模壁壘。當小微企業開始呈現全球化發展趨勢的時候,便產生了更大的融資需求,現在的金融支持是跟不上的,當然,反過來這也是金融業業務的機遇。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傳統銀行業有一個很大的問題是順週期性問題。數字賦能後,通過多維大數據對中小微企業進行更準確、更深入瞭解,就能提升它的風險管控水平,有可能會實現一種逆週期。在經濟發展困難的時期,也能保持對中小微企業的服務。

  南都:您提到數字賦能政策性金融將更好地支持中小微企業發展,需要建立全國統一的數字信息平台。我們瞭解到,各地政府當前已經通過市場化手段建立了一些中小企業融資的數據平台,為何我們迫切地需要一個統一的平台?

  範小云:這裏面比較重要的問題是數據安全和隱私保護的問題。如果是全國統一的數字信息平台,我相信在數據確權使用上是更統一、安全的,銀行、用户不會擔心被商業機構濫用了自己的隱私數據去獲取其他利益。如果是市場化的方式,與互聯網公司、金融科技公司、數據公司合作的平台,如何在保護隱私和提高效率之間取得平衡,是一個重大挑戰。受目前相關法律缺失和技術的影響,數據公司普遍面臨着如何有效和可信地保護隱私安全、保護數據安全這個大問題。

  受隱私安全和數據安全問題的影響,即使我們看到很多地方政府已經建立起中小微企業融資平台,這類區域性平台只是實現了將原本特別小的“信息孤島”變成稍微大一點的“島”而已,比如產業上下游的數據也只有侷限在某一個區域內,並不能最大化地去實現數據帶來的共享效益,並未根本上解決“信息孤島”問題。

  令人高興的是,十四五規劃裏已經列出了這樣的目標,“要擴大基礎公共信息數據有序開放,建設國家數據統一共享開放平台,加強個人信息保護。”結合我們調研過程中各地的反饋,大家都在期盼、呼籲能建立這樣一個平台。但需要理解的是,我國政府機構數量眾多、規模龐大,實際上政府各部門的數據如何協調,如何統籌都不是一個簡單的問題,要真正統籌好建立起來這個平台尚需時日。

  談監管建議

  主動進行監管結構性調整,建議縣域人民銀行發揮風險管理作用

  南都:從政策層面上看,要解決當前金融風險突出問題,還有哪些可操作的空間,您有何建議?

  範小云:我認為應該要更加主動作為,進行一些金融風險管理或監管結構的改變,體現監管權威性。比如今年調研中呈現出來的這種區域差異的變化,要求風險管理的監管政策必須是精準的,需要更具權威性、更務實、有針對性、能夠落地的政策調整,監管要順應數字化的改變而更為現代化,同時監管也要更接地氣,能夠走入城市鄉村的每個角落。

  建議縣域層面的央行派出機構可以發揮更多的風險管理職能。因為現在的銀保監繫統派出機構的覆蓋面還沒有那麼廣,尚未深入到縣域。而中央銀行的覆蓋面已經能夠到縣域,只是當前縣域的央行分支機構還沒有被賦予金融監管或風險管理的職能。但值得注意的是,這支隊伍既懂金融,也懂得風險管理,所以我覺得下一步的政策空間,可以考慮合理有效地去把這支金融管理隊伍用起來,發揮好這支隊伍在風險管理上的作用,來匹配深入到縣域裏的精準的風險管理需求。

  南都:面對金融科技衝擊帶來的新型風險的挑戰,您認為應當如何應對?

  範小云:面對當前及未來的這種金融科技衝擊帶來的不確定性,從監管上我們應該把握一種原則,就是尋求以科技提升金融體系效率和金融風險可控之間的一種平衡。強監管並不是説要限制金融科技的發展,實際上對於監管者而言,也面臨着很大的挑戰——如何權衡好監管尺度的問題——既能促進金融科技企業的發展,又能把風險控制在可控的範圍內。

  我覺得在金融科技企業的風險管理上,當一些新業務、新模式出現時,也許應該明確採用“監管沙盒”測試這樣一個原則。把金融科技業務放到這個盒子裏,在保護消費者、投資者權益的前提下,在保證風險不會外溢的可控範圍內,來為金融科技企業的創新提供更好的條件,提供更合適的一個監管規則,有利於它們去實現創新,破除它們在規則上的障礙。

  【物流大陸】

  採寫:南都記者 熊潤淼

編輯:吳軍輝

微信往期推送
更多...
我校召開新聘期崗位聘任工作...
著名馬克思主義經濟學家高峯...
南開兩教授獲2019年度高校計...
教育部哲學社會科學研究重大...
我校現代物流研究中心主編《C...
我校現代旅遊業發展省部共建...
南開上海校友會舉行2020年年會
中國青年報:南開女生帶千年...
中新網:報告:改善型品質消...
南開大學思想政治理論課青年...
新聞熱線:022-23508464 022-85358737投稿信箱:nk092424.wjpy999.com
本網站由南開大學新聞中心設計維護 Copyright@2014 津ICP備12003308號-1
南開大學 覺悟網 校史網 BBS
版權聲明:本網站由南開大學版權所有,如轉載本網站內容,請註明出處。